普通的煤礦工人到全國科技進步獎獲得者,從3間簡陋的門面房到擁有5個生產基地、26個分公司和一個駐上海科研機構,研發出物理治蟲頻振誘控技術、應用集成有機食品種植科技支撐體系。這就是趙樹英的傳奇經歷。

刻苦鉆研 發明創

    趙樹英祖籍鶴壁,生在浚縣,長在湯陰縣,13歲插隊到湯陰縣古賢鄉,17歲到鶴壁煤礦工作。過早失去學習機會,給趙樹英留下了無盡的遺憾。為彌補這一遺憾,他省吃儉用,購買各種書籍,利用下鄉和采煤的空余時間,如饑似渴地學習各種知識,豐富自己的大腦,煤礦領導看到趙樹英勤奮好學,把他調到了煤礦醫院工作,還送他去上海培訓了3年。除此之外,他還經常到圖書館翻閱各種資料,并把學到的知識運用到生活和工作實踐中。截至1985年,他用來買書的錢共3萬余元。因本身是礦工人員,他深知煤礦工人常年在井下作業不見陽光,易造成維生素D缺乏,影響鈣的吸收。他根據學到的知識,經過反復琢磨和試驗,設計出紫外線保健房,礦工進入這種保健房,8秒鐘就可以彌補一天不見陽光的缺失。這種保健房很快贏得各大煤礦的青睞,先后有200多家煤礦訂購了趙樹英所發明制造的紫外線保健房。后來,這一項技術還被推廣到婦幼保健院,用來治療骨質疏松、佝僂病等。趙樹英認識到了光的強大作用,神奇的光學引起了他的極大興趣,從此,他孜孜不倦地研究起光學,并成立了紫外線應用研究所。在此期間,趙樹英補充了大量的物理學知識,學會了多種醫療器械的維修。

    20世紀80年代初,趙樹英回到湯陰縣,在縣城開了一家制冷醫療器械維修部。他一直沒有放棄對光學知識的鉆研,那時,他家有各類物理和專業技術類圖書上千冊。在讀書過程中,趙樹英了解到昆蟲的趨光性,發現不同的昆蟲對光線有不同的偏好,這讓趙樹英興奮不已。“能不能研究一種器械,用這種方法吸引并殺死農田里的害蟲呢?”從此,趙樹英與危害農作物的害蟲較上了勁,開始了他長達20年孜孜不倦的研究和探索。1991年,湯陰縣菜園鎮、五陵鎮等地區棉花大面積遭遇棉鈴蟲害,趙樹英把光學技術和醫學技術集成應用到農業植保,研制出既能有選擇性地誘殺害蟲又能保護益蟲和中性昆蟲的佳多頻振式殺蟲燈。這一獲得13項發明專利、32項實用新型專利的產品被農業部原副部長范小健稱贊為“中國物理防治病蟲害的曙光”,被全國農技中心原主任夏敬源稱為“世界物理殺蟲第一燈”。目前,他的燈光誘蟲技術及相關產品已經在全國95%的縣(市)推廣應用,并出口德國、澳大利亞、菲律賓、馬來西亞等12個國家和地區,控害面積近500萬公頃。2006年,趙樹英的這項發明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趙樹英和其他農技人員一起,聯合大專院校、科研院所和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等單位,研制成功了集自動化、標準化、信息化于一體的農林作物病蟲害測報系統,實現了蟲情測報及防治的自動化、標準化、信息化,增強了我國病蟲害測報和防治的科學性和準確性,提高了我國病蟲害的測報和防治水平。近年,趙樹英還研制了佳多自動蟲情測報燈、佳多定量風流孢子捕捉儀、佳多農林小氣候信息采集系統、佳多病蟲調查統計器等幾十項專利產品。目前,全國已經建立這種測報系統2000多個,對有效測控病蟲害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佳多公司的ATCSP病蟲害自動測控系統成為病蟲害監測防治系統的核心技術,也成為全國植保技術發展史上的里程碑。

傳播新技術 推廣新模式

    1986年,趙樹英成立了湯陰佳多科工貿有限責任公司,致力于農林病蟲害監測預警系統及防治器械系列產品的研發、生產和推廣。該公司先后在新疆、鶴壁、林州等地成立生產制造和培訓基地,公司推廣的產品不僅面向全國出售,而且還出口到德國、澳大利亞、菲律賓等12個國家和地區。目前,該公司已發展成為集科研、生產、銷售、服務、培訓于一體的股份制企業,成為國家“十一五”支撐計劃“重大病蟲害區域性災變監測與預警新技術”研究課題的中試基地。2004年被國家林業局評為“全國森林病蟲害防治先進單位”,2005年獲得河南省科技進步一等獎,2006年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2007年通過ISO9001∶2000國際質量管理體系認證,2008年獲得河南省科技進步二等獎,2009年參與制定了全國林業系統“誘蟲燈林間使用技術規程”行業標準,2008年參與起草了《頻振式殺蟲燈》等七項國家標準。該公司成功承辦了“全國農作物病蟲測報工作研討會”、“中國水稻兩遷害蟲研討會”、“全國農作物病蟲害監測預警學術研討會”、“重大農林害蟲頻振誘控技術國際研討會”、“中國昆蟲學會學術年會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全國營造林和森防工作會議”、“中國植物保護學會2010年學術年會”等全國性會議。2010年12月,佳多頻振式殺蟲燈、佳多頻振式太陽能殺蟲燈、佳多自動蟲情測報等6項產品榮錄“國家支持推廣的農業機械產品目錄”。 

    經過多年的探索,佳多公司的ATCSP病蟲害自動測控系統成為病蟲害監測防治的核心技術,將人類從農藥污染、食物危害的困境中解脫出來。 

    2009年,該公司在湯陰縣投資籌建了琵琶寺萬畝有機生態園作為佳多公司的ATCSP病蟲害自動測控系統應用示范基地,每年接收中國農業大學、河南農業大學的高校實習大學生前來學習;在湯陰伏道鎮建立粗具規模的佳多生態植保科技園和技術培訓學校,開展生物防治病蟲害的各項研究,并利用這個平臺與各地農業專家進行交流。此外,佳多公司還與全國十多家企業合作進行技術交流和推廣。

倡導有機理念 發展有機農業

    化肥的過度使用,導致了中國土地日趨貧瘠,失去了可持續發展的能力;農藥和各種化學合成物質的過度使用,導致了農作物各種怪異病癥的發生,給自然界各種原始物種的健康延續埋下了無盡的隱患;人類食用靠使用化肥、噴灑農藥生產出的食物,不僅無形中影響健康,還產生了不少怪異病癥。這些,都已經被專家學者認同。各種化學激素、抗生素引起人類DNA結構異化,甚至引發癌癥等疾病的案例頻發,危害人類健康。人類面臨著毒素遍布的境地,恢復生態和諧,生產有機食品迫在眉睫。因此,從這種意義上說,過度使用化肥和農藥,等同于人類在對自己和賴以生存的土地進行慢性殺害。每每想到這些,談起這些,趙樹英總是痛心疾首,繼而滿懷豪情。他希望人們都能認識到化肥、農藥和其他化學合成物對人類的危害,激勵自己為改變這種現狀作出應有的努力。在應用高新技術科學預測病蟲害,精準實施無害化防治的試驗初步成功后,趙樹英決定把這一新型科技推廣出去,向更多的人普及農業科學知識和綠色有機生態農業的理念,并決定進一步開展科學實驗,摒棄化肥和農藥,還大地本色,給人類健康。

    2009年,趙樹英作出一個幾乎令所有同事都難以相信的決定:舉公司之全力,每年出資不少于1400萬元,在湯陰縣宜溝鎮西部的丘陵地帶,建立琵琶寺萬畝有機生態園。土地租來后的前兩年,根據園區總體規劃,他雇人栽上小樹后什么農作物也不種,原來的植被原封不動,任雜草自然生長,就連溝岸邊的野山棗、荊棘也紋絲不動。看到他這樣做,當地的農民都大惑不解:每年出資1400萬元,再加上雇用人工的費用,每年就有2000多萬元往荒坡上白扔,他要干什么?為此,有人說他瘋,有人說他傻。殊不知,他在醞釀著一場農業種植模式的巨變,或者說他在為使大地返璞歸真,使人類免受化肥、農藥等化學合成物的危害而臥薪嘗膽。

    兩年過去了,趙樹英已經“砸”到生態園數千萬元,收入幾乎為零,收獲卻無窮。昔日的荒坡滿目綠色,郁郁蔥蔥,植物上幾乎沒有病蟲,土地開始發綠。趙樹英介紹,這是土地擺脫了化肥、農藥,各種菌類開始繁殖,有機質開始增多的表現。3年過后,這里的土地才能基本還原到自然狀態,生態園才大量種植各種植物,收獲有機食品。兩年多來,生態園里沒有使用過一兩化肥,土地肥力全靠植被腐爛后補充;沒有噴灑過一次農藥,病蟲害全靠殺蟲燈和生物防治來對付。試種的果樹、瓜菜長勢良好,比使用化肥、噴灑農藥土地上的植物健壯。事實已經初步證明,采用趙樹英和他的同事共同探索的種植模式,不僅能夠保證農作物高產,還能有效恢復土地的自然活力,提高環境質量,更重要的是能夠產出高品質的有機食品。

    趙樹英說,他之所以要在湯陰建立生態園,目的不是賺錢,而是要倡導、應用、展示佳多公司農業集成技術,從而探索一種新的種植模式,為中國農業的可持續發展闖出一條新路子。但是,目前,業界對農業生產使用不使用化肥和農藥還有很大爭議,推廣佳多公司的有機食品種植技術和模式也許還有不少阻力。但趙樹英堅信,有機農業發展前景無限。“今后,我和我的同事將進一步加大宣傳推廣工作力度,在全國各地推廣我們的技術和模式。”趙樹英充滿信心地說,“我們的種植模式一定能夠走向全國乃至世界,造福人類。”

北赛车pk10直播手机版